此刻,很想那些老朋友

本站 2011-08-13

非常想念學生時代的好友,郝德輝、劉啟、鄭亞洲……,有十多年沒見了,那會是形影不離。他們家遠,都住校。我沒有,卻擠在宿舍里和郝德輝一起,我那會很瘦,德輝應該到現在都是瘦子。聊天、胡翩、打鬧,折騰吧……,尤其是鄭亞洲,最能折騰。

那會電話什么的不方便,暑假里還想去他們家玩,就在放假前問清楚路線,約好日期、時間。臨出發前一晚,我把自行車擦洗的干干凈凈,又仔細檢查幾遍,躺上床卻睡不著,抗不到天亮就騎上自行車出發了。一路不停,快到德輝家已是近中午,他家在村子里開的診所,倒也很好找。休息片刻后,村里的吃的、用的、看的都很稀奇。唯一不滿的是,在廁所惹上了跳蚤,咬了一溜紅包。

第二天起床,簡直都是滿身的疙瘩,擱現在肯定都要瘋了,那會卻不覺得什么。和德輝一人一輛自行車,又繼續出發去劉啟家,三人再一起去亞洲家,聚齊后,就瘋玩了。哈哈。

等我回自己家,已是十幾天后的事情,進門直奔廁所,脫光衣服讓洗衣機洗著,自己也好好洗個澡。——不是一直沒洗,而是感覺一直有跳蚤。

再一次是亞洲逃課,不上了、跑回家了。還是大冬天,穿著棉大衣。我們三個和老師請了假,就趕快騎自行車去他家找他,讓他回校。開始騎著、活動者還覺得不冷,后來沒勁了,覺得越來越冷,尤其是腳上冷的疼,就推著自行車跑。好不容易到亞洲家,推門進去,就見他在熱炕上坐著,吃著零食、看電視。我們三個那個嫉妒恨呀,也趕快上炕,好好暖了一陣子。

離開學校后,還見過幾次。最后一次是10年左右,同學聚會,聚會完,德輝去我那租來的房里呆了一晚。那天,我下午去參加聚會,沒有在單位請假,手里的活只能在晚上加班,就讓德輝一人呆著,自己在電腦上忙碌。忙完也累了,覺得沒什么事,就早早休息。第二天起來,德輝就走了,能感覺來他對我的不滿,自己都覺得那會變了。

后來搬了好幾回,又離開西安外出工作幾次,時間都不長,但自己的東西卻丟了、忘了不少,也沒了他們的聯系方式。開車去過德輝那里好幾次,但西安周邊變化很大,真的很難分辨出當時的路。一路過去,卻找不到一點當年的印象,不知道是不是整村都搬遷了?!

只能怨自己,剛工作時只顧著玩,忽略了保持交往。時間流逝,越發的想念,尤其是德輝。很抱歉,那會只顧著玩電腦,把老朋友都忽略了。。。恐怕這會小孩都成年了吧?

极速⑥合计划群